20年后的家乡作文350字五年级上册写植物的优秀作文400字教小学生写的教案

记得当时的学校大门,还挂了“西安师范专科学校”的另一块牌子,师专的师生还在若无其事地教学,有的军人家属也住在学校,校内的操场还在铺设跑道。可见当时的政法学院,紧张复校,仓促招生,甚至大部分教材,都是边教边印,许多老师也是边调边教。但是,尽管条件艰苦,准备紧张,全校师生的喜悦心情与和谐气氛却非常浓烈。由于那一届学生年龄偏大,师生之间,包括学生和工友、和院系领导的关系也非常平等密切。学校主楼后面的不定期露天电影,学校宣传部的大广播,后勤处的大澡堂,包括各班级文体表演,学校文工团的《花儿和少年》等保留节目,特别是图书馆里抢占位置的场景,都是大家永远难忘的美好回忆。

可以这样说,79级,对西北政法学院的校友来说,既是一个继往开来的里程碑,更是几个时代、几代师生的地标词。

作为“秋天的故事”主角,说实在的,当时79级,还没有完全认识到《春天的故事》里的主角的历史性伟大,因为,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还不到一年,彻底否定十年浩劫的提法,是到学校以后才有的新概念。所以,整个79级的4年经历,其实也就是逐步摆脱旧思维,逐步接受和认知新观念的4年。但是,就是从那一个秋天开始,不管年龄大小,不论起点高低,4个秋天过去,我们已经体验了共和国将近40个春秋的历程,越来越感受改革开放的时代意义。《秋天的故事》,其实正是《春天的故事》在西北政法大学合乎逻辑播出的连续剧的下集。

其实,从79级同学的角度来看,所有的开始,所有的记忆,都来自那个难忘秋季。借用著名的歌曲《春天的故事》来说,那就是一个悠扬深情的《秋天的故事》。巧合的是,这两个故事的起点,都发生在1979年,春天的故事中的主人翁,是一位姓邓的伟人,而秋天的故事里的主人翁,却是350名来自五个省区、不知道多少行业的芸芸众生,莘莘学子。

本公号每周六将推出《青春有声》栏目,陆续播出《青春都在西北政法》(第一季)刊载的文章。

问题很简单,祝愿我们心中永远的西北政法万岁。所有的中学生毕业后,十几年积累下来的青年当是天文数字。都只有上山下乡到做工农兵这唯一的前途,真诚地祝福我们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一代一代老师和校友,这350名新生,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,当时的新生,终老家乡。他们中的大部分,最大与最小的,而那些年龄小的同学,是因为在这个秋天之前,避免了哥哥姐姐们曾经的命运。之所以使用“芸芸众生”这样的字眼。

我代表79级,全国已经10多年没有正规的大学招生了,也正是因为这一个秋天。

那个时候,我们的母校,将比现在不知道还要好上多少,但79级这个概念,《秋天的故事》主人公的角色不会变,我们还是那个时候的学生,老师还是永远的老师,母校还是永远的母校。“79级”仍然是一个继往开来的分水岭,更是几个时代、几代师生的地标词。

则可能结婚生子,如果没有那个秋天,由于“文革”,因此,万万岁。就是地道的农民或者各种身份的工人、战士。有十三四岁年龄之差。

作者李端,西北政法79级校友,现任深圳市绿色产业促进会会长。此文写于2009西北政法恢复招生30年之际。

30年过去了,西北政法79级的300多位校友,早已星散到全国,以及世界各地,有的已经成为党和国家各级别的领导,有的成为专家学者,有的成为富豪名人,有的甚至因为天妒英才而悄然作古。30年的光阴给予每个人的感触是不同的,我作为著名而富有特殊含义的“七九级”的一员,谈一点自己的感受,借以纪念母校恢复招生30周年。

当时的中国,“”粉碎后百废俱兴,国家处在新的变革时期,新现象、新思想不断涌现,所以对那一代有着“天下情结”的79级来说,珍惜时光,勤奋学习,报效祖国,舍我其谁,成为普遍的精神和风气。每天晚上的教室和阅览室,强迫关灯是常态;深夜的走廊上,就着路灯看书的人见怪不怪。课堂上和宿舍里,关于各种新老问题的讨论都能引起大家持久辩论的兴趣。而每个月19元钱的生活补助,绝大多数同学都能省下学习费用,甚至有人还寄回家乡一些。确实,那个时代的79级,确实是形成了一种“不在庙堂之高而激扬天下,感恩时代垂青而自加压力”的无言共识。

那个秋天的故事开头,是一个秋雨连绵的入学报到情景。西安火车站的广场,“西北政法学院新生接待站”前,则是第一个湿漉漉的镜头。一拨一拨前来报到的新生,几乎全是穿着蓝黄两种颜色、同一个式样的“军干服”,也几乎没有一个所谓的家长陪送,背着主要是被褥的沉重行李,怀里揣着入学通知书和户口迁移证,甚至粮油转移证,小心翼翼地爬上了接新生的卡车。因为其中有许多人,都是第一次到西安、第一次进城市,甚至第一次坐火车。

其实,在这种形象记忆的背后,是79级那一代师生,在那一个年月,那一种环境,带给我们更多的理性印记。我们的学校,1979年恢复招生,在当时显然不是最早的,但是,大家的自豪感却从来不输他校。为什么?因为我们是司法部直属的四所政法学院之一,而且是学校1965年招生之后、1972年被迫解散以后的新一届大学生。特别是,当时的政法专业,哲学是新时期思想解放的先导,法律是新时代依法治国的宠儿,经济学是新阶段全民关切的重镇,可以说全是那个年代社会科学最前沿的领域。

今天,又是30个秋天已经过去,当年的青春学子已经进入人生的金秋,正在书写自己人生的《秋天故事》。回首当年,我们感慨曾经的1979,感怀曾经的西北政法学院,感念那么多可亲可敬的老师同学,感谢和感激所有到来的秋天。因为所有的秋天都是我们永远的春天。作家路遥说过,他的早晨从中午开始,而79级的我们,所有的春天都从秋天开始。记得当年的体育课仇延年和穆玉杰等老师,提出要我们用坚强的体魄“为党健康工作五十年”,这在实行退休制度的今天,也许不再可能,但在我们生命里的春秋,继续讲述的《秋天的故事》,将肯定超过五十年,六十年,与共和国一起,走向建国一百年。

Leave A Comment